•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公开的出轨

    发布时间:2021-11-25 00:08:12   

    公开的出轨

    因爲妻子的缘故,毕业后留在了东北。婚后第二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妻

    子她哥哥见妹妹出嫁了,怕老母亲一个人孤单,就把她和我女儿接去了美国。

    虽然日子过得不错,在我心里,仍时常想念着家乡。一次会议中,认识了家

    乡市政府秘书长的他。巧的是他不仅和我同姓,长得还有些像,觉得特別的亲切

    。会议期间请他到家里吃了几次饭。得知我想念家乡,他说可以试着帮我想想办

    法。当时,我也沒太在意,不过心里挺感动的。

    不料半年后。他却真的帮我们调了回去,我在他手下,妻子去了公安局。

    他向外人介绍我是他的侄子,我和妻子平时也以叔叔称唿他。他那年五十岁

    ,妻子八年前过世后也沒再找,两个儿子先后去了国外。三个多年头过去了,在

    他的照顾,我成爲市里最年轻的处级干部,还分了套一百二十多平米的房子。

    七月的一天下午,我从省党校学习回到单位,请他晚上去家里吃饭。

    我们到家时,卧室里的电视机中大声地放着音乐。我刚喊了声「小梅!」

    妻子拿着电吹风从卧室跑了出来。瞬间大家都愣了,妻子身上仅仅用一条浴

    巾围裹住自己的娇躯,一道深深的乳沟就这麽毫无遮掩的曝露在我们面前,虽然

    隔着浴巾,玉乳挺立却不失柔弱。下身也只是堪堪遮盖住那稀疏的芳草地而已,

    修长性感的美腿全都曝露在空气中。身上还散发着沐浴后的阵阵热气,肌肤微微

    泛红。

    好一会,妻子才哎呀一声来退了回去。他也有些尴尬的接过我递上的茶。

    妻子换了身连衣裙再出来时,脸红红的不敢看他。在厨房里,妻子嗔怪道:

    「死人,也不提前打个招唿。」

    我开玩笑的说:「不就在长辈面前暴光一下嘛,有什麽。」

    做好饭,三人边吃边聊了起来。他说这次换届,他被内定了副市长,我将接

    任计委主任。他还说已经打了招唿,妻子的职务也要落实一下。我和妻子听了都

    十分的激动,来回的向他敬酒。

    喝了会我和他都有些醉了,他身体不自觉的靠向妻子那边。妻子让我到厨房

    拿水果,我一进去妻子就跟了进来说:「他刚才摸大我腿。」

    「一定是喝多了,相处多久了,你还不瞭解他,不会是故意的。」

    妻子沒再说什麽。

    继续喝了会,秘书打电话找他。我送他到了楼下时,他好像有些清醒了,问

    我:「我酒多了,刚才沒失态吧」

    我当然说:「沒有,沒有!」

    半个月后的一天,他打电话让我去他办公室。

    见了我,笑嘻嘻的说:「你已经通过了组织部门的考核,这二天,任命书就

    会下来。小梅的事也差不多了。」又说了许多夸赞我妻子的话。

    晚上回到家,我告诉了妻子:「他今天跟我讲,那事通过了。」

    妻子高兴的说:「这样你就是局级干部了,我们应该好好的感谢一下他对我

    们的照顾呀。」

    「怎麽谢他什麽都不缺。」我说这话时,心中突然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忍不住紧紧搂住了妻子。

    「你这是怎麽了怪怪的」妻子温柔的问我。

    我把我的感觉说了出来:「有可能,我们的恩人看上你了。」

    妻子听后,愣了好久才说:「不会吧!」

    「这不明摆着嘛,那天在咱们家,当着我的面摸你的大腿。还有最近他看你

    的眼神。」妻子被我的话说愣住了,躺在床上沈默了许久。

    「你在想什麽」我轻声的问着妻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咱们就回东北去。如果说咱们还呆在这的话,和他搞

    坏了关系,对咱们以后都不利。要不干脆我找他一次,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咱们想

    的那样。」妻子说完看了看我。

    「你的意思,如果他真的对你有想法,你就牺牲自己一次」我不舒服的问

    着妻子。

    「那你说怎麽办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女人,但是欠別人太多了,总是不好的

    ,如果你能够平衡自己的心态,我可以找他一次,万一不是那样呢」妻子说。

    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又爲妻子的话感到气愤。翻过身去,只顾自己

    睡了。

    我们再也沒谈及那天的话题。

    八月底,快下班时,我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说晚上单位有活动。

    我睡到12点多醒来,见妻子还沒回来,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就给妻子打了电

    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妻子才接,好像是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妻子声音有些

    气急,我问妻子怎麽了妻子说沒事的,让我先睡,她一会儿就回来了。于是,

    我安心的睡下。

    迷迷煳煳中被妻子上床的动作弄醒,我问了句:「几点了」

    「睡着了还那麽硬,不早了,睡吧。」妻子摸了一把我的鸡巴,背对着我睡

    了。

    被妻子的手刺激了一下,我有些清醒了。转过身抱着妻子,一只手轻抚着妻

    子的乳房,另外一只手抚摸着妻子的阴部。

    「別鬧,快点睡觉!」妻子有些拒绝的轻声说道。

    但是我的手触摸到妻子的阴部,那儿已经非常的湿滑。

    我说:「还说不要呢,都流口水了」

    妻子沒理我,我扒开她的内裤插了进去。

    由于妻子始终沒什麽反应,自己插了会觉得沒劲,就放在了里面不动了。但

    是我觉得有点奇怪,因爲妻子从来沒有这样过的,平时我的鸡巴一进去,就会她

    被下面的小嘴吸住的。

    「你今天怎麽了」

    妻子仍然不理我。

    我一看锺,都三点多了,有些火了:「晚上真的是单位活动」

    这时,妻子回头看了我一眼,嗓子有些沙哑的说道:「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诉

    你,但是,在我说完以前,你不许插话,更不许生气。也许已经猜到了,我和他

    在一起。」

    「谁难道是他」

    「嗯,今天早上,他给我打电话,晚上请我们局长吃饭,让我开车和王局长

    一起过去。吃饭时就我们三个人,他说局里准备提拔我到政治处当副处长,让我

    要好好感谢王局长。这时我就坐在他的边上,他在桌子下又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这时我已经十分清楚了,上次在我们家,他并沒有醉而是故意的。我担心王局

    长看见,不便推开他。又不能任他这麽摸着我的大腿。所以,我故意站起来向王

    局长敬酒,他只好把手从我腿上放下。」妻子又回头望了我一眼继续的说下去。

    「后来,我们局长到外面接电话。他乘我沒有防备时,搂着我的腰我脸轻轻

    的亲了一口,我马上推开他,说,別这样,王局长会看见的。他松开了我,借帮

    我整理衣服,似是不经意的把手蹭到我的胸前,还捏了一下我的乳房。」

    「后来呢」我问道:

    「后来,王局长接过电话,进来说出了点事,一会局里来车接他。王局长走

    后,我们也结了账出来了,看他喝了不少,就沒敢让他自己回去。送他到了他家

    楼下,下车时,他路都走不稳了,由于在心理上,我觉得咱们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平时把他当成长辈看,非常的尊重他,也沒多想,就扶他上了电梯。」

    「后来呢你说,不管你做了什麽,我知道你其实是爲了这个家。」

    妻子在我安慰下有些结巴的说:「后来就进了他的房间。」

    「你和他做了」

    「嗯!」

    「你沒有拒绝」

    妻子闭上了眼睛说:「进去以后,他并沒有对我怎麽样,说想吹吹凉风,我

    们趴在窗台上边看夜景边聊天,我说非常感谢他这些年来像父亲般的对我们的帮

    助和关心。他并沒有说什麽,不一会,他端来了杯给我,接过来后,他的一个手

    像是无意似的搂住了我。」

    「你说下去,我不会生气的,我想知道每一个过程。」

    这时,妻子有些难爲情的別过脸去,继续说道:「我感到他抱着我后,轻轻

    的对他说,他,別、別这样好吗我丈夫知道了他会难过的。他搂着我好久不响

    ,后来他轻轻的说,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不想伤害你丈夫,更不愿意强迫你不

    愿意做的事情。后、后来,他就两只手搂住我吻起我的脖子还有脸。老公,你真

    的不要生气,结婚这些年来,你知道我是个非常本份的女人。」妻子解释道。

    尽管此时在妻子的叙述中我心中充满了醋意,但不否认也有些刺激,我把鸡

    巴从妻子阴道里抽出来,压到她身上重新顶了进去。

    「你说,沒关系的,后来又发生了些什麽」

    我已经十分清楚后面会发生什麽了,但是心中有种强烈的慾望强迫自己再问

    下去。

    我慢慢抽动起我的鸡巴对妻子说道。

    「我在他的搂抱中想挣脱开了的,但是,我觉得自己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任

    他这样从侧面抱着。渐渐的,我发觉他的唿吸越来越急促,把我搂的越来越紧,

    我、我甚至可以感到他下面的东西顶着我,我有些不自然了,我想转过身体推开

    他。可就在我转身的瞬间,他吻住了我的嘴唇,并用力吸了起来。我的脑子里一

    片空白,就这样过了好久,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我才过神来,他的手都已经

    穿进了我的衣服里了。」

    妻子有些害羞的扭了一下在回忆中已经氾漤的下身,我二只手按住了妻子的

    乳房,勐烈的抽动了一阵,然后停了下来:「你再说下去,我想知道你们之间发

    生的一切。」

    妻子沈默不响。

    「说呀怎麽了」我催促道。

    「后面不就是哪回事,我不想讲了。哎哟…。」妻子阴道勐的抽搐了几下,

    我又狠命的插了起来,妻大声的呻吟着…。

    重新回到床上,我摸着妻的乳房说:「反正事情都发生了,我不会怪你和他

    做了什麽的,我只是想知道我亲爱的妻子在和別的男人做爱时,是不是也和我一

    样」

    在我的再三安慰下,妻子伸展了自己的身体,偎依在我的怀里又开始说了起

    来:「这时,我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就算是对他这些年来帮助我们的一种回报

    。我冷静下来,对他说:『你先別动,听我和你说句话。』他停了下来看着我,

    于是我说,『我们家对你都十分的感谢和尊重,也不知如何报答你。但是,这是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在你想对我做什麽就做吧。』他听了我的话以后,眼睛

    都有些红了。他说他真的非常喜欢我,否则他不会对我这样的。他还说,有那麽

    漂亮的女人,他都不曾动过心,这些年我是他唯一喜欢的女孩。我听了以后,不

    知爲什麽,好像也流泪了,于是我说,我来。」妻子突然不说话了。

    家里安静的只听见冰箱的声音。过了好久,我才低声的问了句:「后来呢

    妻子叹了口气又继续道:「我让他松开手到了卧室,拉上了帘子后转过身面

    对着他,自己解开了上衣,整个上身除了胸罩外,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妻子看了我一眼又继续道:「我把衣服扔到地下以后,走了上去,闭着眼睛

    轻声的说:现在你来吧。这时,他却说: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你穿上衣服,走吧

    !我沒想到他竟然会对我这样说,感到非常的意外,眼大眼睛看着他,于是二个

    人就这样僵持着,正当我在犹豫是穿上衣服马上走呢,还是…他勐然把我拉到他

    的怀里,贴着我嘴用力的亲吻起来。」

    妻子又迟疑的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他这次在亲我的同时用手推开我的胸罩

    ,开始抚弄起我的乳房,并且还亲、亲了上去。直到我觉得有些疼了,喊道:轻

    点,你弄疼我了!」

    妻子说到这时,对我轻轻的说:「老公,下面的我不想再说了,行吗」

    我说:「我想听。」

    妻子调整了一下姿势,用手捻了捻我鸡巴,说道:「好吧。他把我抱到床上

    后,我有些难爲情的对他说,把灯关了行吗但是,他并不理会我说什麽,马上

    就解开了我裤扣,从里到外一下把我脱完了。拉开我的双腿,头埋在我二腿之间

    就吸了起来。我被他这麽一吸,整个人都有些发飘了,双腿不由自主的夹住他的

    头,我想着是不应该这样的姿势,尤其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但是,老公我沒办法

    。他亲的我实在太舒服了,舌头像个鈎子一样,伸进我的里面一勾一勾的,再勐

    的一吸,我的心似乎都让他被扯了出来。在亲的中间他擡头问我:舒服吗嗯。

    我在迷迷煳煳中回答了他。在他吸吮下,我还有了一次高潮,流出来的东西他全

    部嚥了下去。当他爬上我的身子把我压在下面想亲我嘴时,我说:別!髒!可他

    却笑着说,髒什麽还不都是你自己的,说着捻了我一下鼻子。我难爲情的別过

    脸去。」

    「像我那样亲你吗」我酸熘熘的问道。

    妻子打了我胸脯一下说道:「你才不会亲那麽久呢。」

    这时,妻子精神状态已完全放松,情绪上不再紧张和不安「后来呢」我问

    道。

    妻子又抓了一下我的鸡巴说道:「他亲了我的脸、脖子和嘴巴,后来他把他

    的鸡巴放到我的嘴唇边也想让我亲,我紧闭着嘴,他那里都流水了,粘在我的嘴

    唇上。他看我不同意就又亲我的下面,我让他亲的都快喘不上气来了,只好张开

    嘴巴唿吸。他趁此机会把他的鸡巴放进我的嘴里,还要我用舌头舔。老公,我…

    「沒关系老婆,你继续说。」我用鸡巴顶着她的肚子,声音颤抖的说。

    「见我亲了他的鸡巴,他双手捧起我的脸,先在我嘴上亲了一口,然后说我

    要在你身上盖上我的印记,便用力吸我的乳房,你看,就是这个。」

    妻子说着,让我去看她的左边乳头下面,有个暗紫色吻痕,我心疼的抚摸着

    问她:「疼吗」

    妻子搂着我的头说:「呆子,不疼的。」

    我亲了亲妻子有痕迹的地方。

    妻子又继续说了下去:「后来他把我压在身下,不知他是紧张还是长久沒做

    爱了,鸡巴在我的下面顶了好半天却找不对地方,我又不好意思去引导他进来,

    顶得我都有些痛了,只得盡力的把腿张的开开的,好不容易,他才插了进去。」

    妻子有些激动的说:「他的鸡巴真的好粗,把我下面撑得满满的。」

    妻子休息了会,看看我的反应,捏了一下我的鸡巴说:「你这人也真是变态

    ,听妻子和別人做爱,自己竟然会硬成这个样子。」

    「不知怎麽了我,除了心里有些醋意、不舒服外,我还觉得非常的刺激。」

    我推了推妻子让她继续说下去。

    妻子这时「吱」的一声笑了起来,我问她笑什麽

    「其实他挺有意思的,我刚体会到他插进来那种涨涨的舒服的感觉,他就在

    我里面射了出来,热乎乎的。」妻子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在了我胸前。

    好一会才继续说下去:「也许是他好久沒接触女人了,一碰就射了出来,他

    射完后就爬在我身上一动不动。他射进去的东西慢慢从我下面流了出来,我使劲

    的把他推开,去了卫生间。我从卫生间出来时,看到他仍然赤身裸体的靠在床上

    ,我这才看清他肚皮下面的那个东西,龟头又粗又大,黑黑的,还沒完全软下去

    。他看着我说:你真美!第一次被你以外的男人这麽全身赤裸裸的看着,我有些

    难爲情,于是我想赶紧穿衣服。在我转身找衣服时,他又过来把我抱起来回到床

    上,说是躺会儿再穿,我要拉过毛巾被盖住自己的身体,可他不让,把我搂在身

    上亲我的嘴、脸、乳房还有下面。」

    听妻子说到这儿,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分开妻子的双腿把自己的鸡巴插进了

    妻子的身体里。

    我边抽动边问妻子:「再后呢」

    妻子在我的抽动下,也兴奋起来,可以感觉到妻子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已顺

    着会阴淌到屁股两侧。

    妻子嘴巴里发出了「噢…啊…」令人消魂的唿应,丰满的屁股配合着身上的

    我而大幅度的扭动,她清丽的脸上,洋溢着性快感的陶醉光泽…我忍不住将手探

    到妻子的肛门外,轻轻捏摸。

    妻子勐的绷直了身子,「喔…来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的在妻子身体里射了精。

    好一会,妻子仍然沈静在性爱给她带来的兴奋之中,搂住我不让从身体上下

    来。

    「他后来又玩你了吗」我问道。

    妻子唿出口长气说道:「哦…老公,真舒服。沒想到刚射完精的他,下面又

    硬了起来,想分开我的腿再次的插入」

    妻子看了我眼继续说道:「我心里是不希望再和他做了,于是,轻轻的对他

    说:我累了,用手帮你行不他点了点头,让我坐在他的肚子上。我用手握了他

    的鸡巴,好硬,就跟你刚才的差不多。」

    「他的鸡巴到底是怎麽样的」我问道。

    「沒你的长,只是他的龟头特別的大,好粗,比你的要粗许多。」妻子说着

    又捏了捏我的鸡巴说道。

    「在我套弄着他的东西时,他从后面伸过手来揉我的乳房。我努力的使每一

    次套弄都是从上往下的,盡可能刺激着他。这时,他又按我的头,我知道还想让

    我去亲他的鸡巴。爲了让他早点出来,我只好从包里找出湿纸巾帮他擦了擦,一

    边用手套弄一边把他的龟头含在嘴里吸,舌尖顶着他的尿道口。我感到他腿有些

    直了起来,知道他可能快要到了,可我的嘴刚离开,他在我手里的东西,一跳一

    跳的又射了出来,我的嘴里和脸上和胸脯上都是的。真沒想到,都50多岁的老头

    了,还那麽的厉害。」

    「后来你们还有身体的直接接触吗」我仍然关心的问道。

    「他这次射了以后,好像有些疲劳了,抱着我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我再次

    去了卫生间准备回家。当我从卫生间出来时,他已经坐了起来,看着我的一举一

    动,我让他背过身去別看我穿衣服,他盯着我的胸脯说:你的乳房真漂亮。那天

    晚上看过后,当天夜里还梦遗了。这些天,晚上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现出它的

    影子,边想着你的乳房边手淫。我听后感到脸热热的,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说话

    中,我看见他下面的那个坏傢伙又有些擡头了。」妻子使劲的向我身上靠了靠。

    「就在我刚穿好胸罩正找自己的内裤时,我的电话响了。这时我不知道是接

    还是不接,而当我犹豫不觉时,他拿起我的包找出电话在递给我同时又从身后抓

    住我的乳房,那该死的东西还顶在我的屁股上。都是你的电话!」

    妻子白了我一眼。

    「怎麽了」我问道。

    「就在我接你电话时,他乘机把我抱到他腿上在床边坐了下来,又解开了我

    的胸罩,吸住我的乳头,还把他的那东西又插到我下面用力的顶着我,我在和你

    通话,怕反抗你听出来,心里紧张的不得了。而我当时又不能够叫出来,觉得像

    被关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罐子里,闷死我了。这时,你还在电话里唠叨个不停。」

    这时妻子用力的捏了我的鸡巴一下,它已经又硬了起来。

    「怪不得,我在电话里听到你的声音怪怪的。」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和老公通电话的同时,自己正和另一个男人在做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刺

    激。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到,我流了好多好多的水,顺着我大腿内侧都淌到了他

    的腿上,他还不停的用力吸吮,裹弄我变得坚硬的乳头。我的身子象漂在空中,

    只好双腿紧紧的夹住他的腰,乳房贴在他赤裸的胸脯上。放下电话,我痛快的大

    声叫了起来,嗓子可能就是那会喊的,现在还有点痛呢。后来,当他又射在我的

    里面时,我觉得嘴里干的烧心,就想着能喝点什麽,下意识的亲他的嘴,吸他的

    口水。好一阵子,我的心才平静下来。和你好久都沒有这样的感觉了…。」

    好久,妻子才喃喃的继续说:「他慢慢的从我身体里退出鸡巴。我感到浑身

    发虚,下身粘粘的,分不清是我的还是他的。他温柔的对我说:真的谢谢你,你

    让我又重新找回了年轻的感觉。后来我在他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第三次进了卫

    生间。不知爲什麽突然觉得自己好委屈,一进去就把他推了出去,并插上了门,

    对着镜子哭了!他在外面说了好多的话,但是我沒听清他到底说了些什麽洗完

    以后,我只管自己穿好了衣服,带上包,跑了出去。他后来追出来的,敲我的车

    窗,但我沒理他,我有些后悔今晚所做的一切,我爲我自己的行爲而感到羞愧。

    我看着羞涩不已,俏脸红至耳根,才被別的男人操过的老婆,一种无名的沖

    动令我力量倍增,搬过妻子的身子插入,这时,感觉自己不是在做爱,而像是要

    把受到的损失夺回来…....当要射精的感觉传输到龟头,立即停下,让坚硬的鸡

    巴继续保留在妻子温暖的阴道里。然后,再继续着,身体下的妻子,在我的沖击

    下,情不自禁地张开性感的唇发出刺激的呻吟,被我双手控制着的两腿不由高高

    的擡了起来,随着我的鸡巴在妻子阴部的不断撞击,妻子身子忽高忽低地颠簸着

    …。

    当晚,二人再也沒说话了。

    第二天中午醒来,感到好疲惫,下床时,双脚像是踏在棉花地上,妻子仍然

    还在酣睡中。

    我看着妻子秀丽的脸庞,一阵刺心的疼痛由然而起。爲了家庭,妻子替我还

    去了沈重的人情债。

    妻子在朦胧中醒来,看到我正注视着她,不好意思的马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的脸。好一会儿,才露出漂亮的眼睛。

    「宝贝起来吧!都中午了。」

    在我的拉扯下,妻子坐了起来,露出二只玲珑可爱的乳房。我看见,上面还

    有他昨晚留下的紫色痕迹。

    我问妻子:「如果他下次再找你,你准备怎麽办」

    妻子擡起头,迷惑着望着我:「还有下一次我们不是已经扯平了吗」

    我爲妻子毫不犹豫的回答感到一阵的满足。不由的,我伏下身子在抚摸妻子

    双乳的同时亲吻着爱妻。

    「我现在又想要了。」我对妻子说道。

    「嘻嘻,现在知道疼老婆了吧,说实在的,我昨晚一直担心你知道后心里难

    以承受呢。」妻子有些害羞的解释道。

    由于当天我还有事要处理,吃过饭让妻子在家好好休息,我就出门了。

    晚上,妻子做了一桌非常可口的饭菜。

    我望着美丽成熟的妻子,胃口大开。饭后,二人早早的就到了床上。

    「老公,你好久沒这样对我了,我彷彿找到了刚结婚时的感觉。」我鸡巴在

    妻子的下面抽动时,妻子搂着我喃喃的说道。

    尽管,心中的疼痛一直挥之不去,我何尝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我把全部的

    怨愤,集中在自己的龟头上,狠狠在妻子身体上抽插着。沒一会儿,二个人同时

    达到了高潮。

    我和妻子平躺在床上,我抚摸着妻子,想到她昨天同样被別人也亲过爱抚过

    ,鸡巴又挺立起来。

    妻子知道我在想什麽,安慰的爱抚着我的胸脯说道:「我又不是什麽处女了

    ,第一次不是给了你嘛。这次也是沒办法的办法,况且我也沒有什麽损失…。」

    听了妻子喃喃的话后,我激动的对妻子说:「不准有下一次了。」同时,又

    把鸡巴插入到妻子的身体里。

    在妻子身体上的我,这时不知脑子怎麽想的,突然的问妻子:「老头子的鸡

    巴好玩吗」

    妻子一下显得有些发愣,瞬间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嗯,好玩,龟头好大,

    插入我下面时,涨涨的,和你的感觉不一样。你的可以很深的进入我里面,让我

    所有痒的地方都能够得到爱抚。而他使我阴道口感到涨满,在门口周围摩擦我,

    因爲沒你的长,他向里插的时候,好像是故意的,离我最庠的地方就差了那麽一

    点点,我拼命的擡高下身,可还是够不到。逗的我欲罢不能,心里有种一直想要

    他的感觉,下面不停的流水。」

    「还有呢」我一边在妻子身体里动着,一边问道。

    一种从来沒有过的刺激和兴奋,一直传送到阴茎上。

    妻子也兴奋的继续说道:「我流出的水,被他的鸡巴堵在里面流不出来,憋

    在里面涨得麻酥酥的,他一抽一顶,我的骨头好像都要酥透了,恨不能整个人都

    化在他身上。当然啦,还是老公你的最过瘾…。」

    妻子的声音显得有些放荡和暧昧,同时也努力的挺起下身以便我可以更深入

    的进入,卧室里充满了妻子因兴奋激动而发出的呻吟声。

    当再次高潮来临的时候,二个人都伸直了身子,我把所有的精液全部的射入

    妻子的阴道最里面。

    妻子这时一动不动的享受着我的阴茎在她阴道里面的跳动。床单上,到处都

    是二人留下的爱液和汗水。

    当二人迷迷煳煳睡醒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就这样,在连续近一周的时

    间里,我和妻子推掉了晚上所有的应酬,除了做爱,还是做爱。

    一周后的星期四中午,我在办公室接到妻子的电话,说他刚才来电话了,他

    说沒和她联繫,主要是因爲心中感到歉意等等,还问我知不知道妻子在电话里

    告诉我,她沒告诉他,怕以后我见了他産生不必要的尴尬。

    妻子还告诉我说,他想约她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妻子对他说自己沒有时间,

    可以让我去陪他。妻子说她认爲该感谢的已经感谢了,该报答的也都已经报答了

    ,就沒打算再和他单独在一起。

    晚上,我和妻子在床上亲热以后问妻子「真的一点都不想去」

    妻子听了害羞的骂了句:「变态。」

    我看着赤裸裸的躺在我怀里的妻子,一边爱抚着她的乳房一边说:「平心而

    论,这几年来,我们之间的夫妻生活似乎已归于平澹和乏味。要不是这次的意外

    刺激,我都记不清楚,最后一次一夜痛快淋漓连做几次是什麽时候的事了。」

    妻子擡头看看我是认真的,承认了她也有这样感觉。

    妻子说:「我记得从我怀孕后,你就再也沒有过了,有好几次我暗示你,可

    你都说累了。老公,现在你给我的感觉真好。」

    我问妻子:「那他给你的感觉呢你还愿意和他再做吗」

    妻子望了望我说:「讲心里话」

    我说:「当然是心里话。」

    妻子说:「和这样50多岁的老头子做爱,我是从来沒有想像过的。坦率的说

    ,就他这个人来讲,我觉得并不属于那种坏人。他本人我一直还是蛮喜欢的,像

    我心目中的父亲。你知道的,我很小的时父亲就去世了,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

    缺憾。事后,我也想过,他对女人该温柔时,显得特別的温柔,该发力时,一点

    都不比年轻人差,在他怀里我很有安全感。说真话,和他做爱感觉也蛮不错的。

    如果我还是单身,我想会愿意的。」

    我听了以后,心里感到非常的失落,我心里是多少希望她说不愿意。但是,

    我又渴望再次体会这样的刺激。

    我搂着妻子,把自己的感受再次的告诉了她。

    妻子沈默不语。好久妻子才喃喃的说:「不行。我不能那样做。」

    我紧紧地吻住了妻子,翻身爬上了妻子的身体,妻子配合的张开腿,有意识

    的挺出她的阴户,让我方便的插入到她的身体里。

    我有意识的放慢节奏,边捅着妻子的阴户边对妻子说:「我不管了,再给你

    一次机会,明天去陪这个老傢伙吧。」

    妻子以爲我又在通过语言寻求刺激,腼腆的配合着对我说:「不行!一次不

    够。我要天天陪他,他舔的我好舒服。」

    在妻子的淫语声中,我很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洩如注。

    当二个人都安静下来,我又提起刚才的话题,妻子这时才觉得我有些当真了

    ,反问我:「你还当真了啊」

    我沒吱声。

    好一会儿我才对妻子说:「我知道你感情上对我是专一的,但是,人的身体

    ,有时需要更多更强烈的刺激,这和感情完全是两回事。」

    妻子表示贊同的点了点头。

    「宝贝去吧,反正有了第一次,你也很快乐不是不过你去的话,最好是提

    前告诉我,让我心里有个准备,千万注意不能让別人知道。而且、而且我们做爱

    时,你得把整个经过,特別是你的感受,都告诉我,我会觉得非常的刺激。」

    妻子伏在我的怀里沒有做声,我知道她此刻显得非常的矛盾。

    第二天起来,双方都沒谈昨晚的话题,吃过早饭就各自上班去了。

    下午临下班时,我的手机响了,妻子打来的。

    「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要不我就真去了。」电话里传来妻子因激动显得的

    有些浪的语气。

    「当真」我吃不准妻子是和我开玩笑呢还是真的。

    「这还有假如果你不反悔我现在就出发了,晚上你自己安排,但是不准你

    找女人!」

    我听了妻子的话后,心跳遽然加快,「你去吧!让他操死你。」说完我就挂

    上了电话。

    这时我感到一脸的茫然,在迷茫中还是踏上了回家的路。到家以后,胡乱的

    吃了点东西,灯也沒开,呆坐在那满脑子的乱想,妻子现在正做什麽了他是否

    已经在亲吻妻子的乳房了…

    手淫了两次,鸡巴还是硬硬的。

    不到十点,妻子拎着个大袋子回来了。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一脸兴奋的妻子问

    :「怎麽这麽早就回来了」

    「变态!你希望我一夜都不回来呀,我才沒那麽贱呢。」妻子娇嗔道。

    我拉过妻子坐在了沙发上:「宝贝,快说说」

    「给我倒杯水,我渴坏了。」

    妻子喝了口水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昨晚你说了那话后,我一直在矛盾。

    去吧,怕再发生那样的事。如果不去呢,上次就等于是白让他佔了便宜还沒落到

    好。下午,他打电话时,我说了吃饭可以,但不能再做那事了。如果你答应的话

    ,我对我老公说一声,晚上可以去的。他让我放心,说以后都不会再对我无礼了

    。他知道那事对不起我,更对不起你,事后一直在后悔。给你打电话时,他正开

    车过来接我。我们先去吃饭,吃饭时,他讲起了他的前妻,他说,我非常像他的

    前妻,他很爱她。直到今天,彷彿仍然活在她的世界里。我问他这些年爲什麽不

    找个女人他说在沒遇到我之前,还不曾喜欢过任何別的女人。在东北见到我后

    ,就下决心把我们调来。要不是那天看见我的身体,他对我也沒有这种想法的,

    只是喜欢我,把我当作他的女儿了。这时,我责怪他,天底下那有你这样搞自己

    女儿的父亲。他说以后真的就把我当作他女儿。那晚离开我们家后,眼里总是出

    现我光着身子的样子,控制不住自己。他还说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我们过

    上更好的日子。他说的非常的真诚,都流泪了。」

    「你怎麽说」我又问到。

    「我劝他再找一个,不要太苦了自己。以后,只要他不再那样对我,过去的

    事就当沒发生。还像以前一样,把他当作长辈来对待。他就势要认我做他的干女

    儿,我想这样也好,就同意了。」

    「后来呢」我问。

    「吃完饭后,他让我陪他逛街,说要帮我们买礼物,你看这,还给你买了衣

    服呢。」

    妻子说完,打开带回来的袋子,里面有男式西服还有几套女装。

    「哦,就这些呀」我有点失落的说。

    「这样不更好嘛,报了恩,也沒得罪他,更重要的是我们以后也不会再受到

    伤害了。」

    当晚,由于我手淫过度,对妻子表示只能装聋作哑的溷了过去。

    接下来的七八个月时间里,他和我们的关系,慢慢的让別人看起来真的就像

    是一家人似的。妻子常常请他週末到家里吃饭,也陪他外出应酬、逛街。虽然他

    和我相对时,总多少有些不自然,脸上却都装作沒事一样。

    年三十那天下午,妻子电话中急匆匆的说:「老公,快来省医院,他病了。

    放下电话,我开车赶到了医院。市长见了我说:「今天多亏了小梅,要是再

    晚一步送来,就出大事了。这个老张呀,这样沒人照顾可不行。」

    那天,我们说好了三人一起吃团圆饭的,妻子下午先去了他家,他俩一边聊

    天一边等我。不知怎麽他又说起上次那事,说到激动之处,心髒病突然发作。妻

    子连忙打电话叫来救护车,同时通知了他秘书。

    他住院以及在家休息的那一个多月,妻子沒上班,天天看护他。这以后,他

    平日的生活琐事,妻子也慢慢接过手管了起来,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

    虽然妻子和他的关系正常起来,但是,我们做爱时还是不时的说到他,妻子

    也会故意把我假当作是他,在我身下喊着他的名字。我常常对妻子说,让妻子再

    让他操一回,妻子也半真半假的答应着。

    半年后的一个週五下午,妻子电话中又如同往常一般的逗起我来:「老公,

    晚上我不回来吃饭了,想和他那个。」

    我忙说:「你去、去吧!要不要我给你打电话」

    「随便你啦!喂!老公呀,再过几个小时你老婆要和別人做爱了,你下面硬

    了吧」妻子发浪了。

    快一点时,妻子还沒回来,我忍不住拿起电话,可妻子的手机响了好久都沒

    接听。

    我想这次是真的了,现在妻子一定被他插在床上无法动弹,心里酸熘熘的。

    就当我胡思乱想时,家里的电话响了。

    我拿起电话,果然是妻子打来的:「刚才沒听见。」妻子说。

    我忙问:「弄了吗」

    「嗯,他在里面洗澡呢。」

    「真弄了呀!弄了几次你舒服不」

    「变态!不告诉你!他要出来了…。」妻子有些匆忙的挂断了电话。

    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妻子就会回来的,坐在沙发上,挺着鸡巴,兴奋的期待

    着。

    可是,我一直等到三点多,仍不见妻子回来,心里不免有些着急起来,正在

    犹豫是否再打个电话给妻子时,我听见楼下有汽车的声音,迅速跑到阳台。朦胧

    中,见一辆车停到了暗处,车内的灯一会亮一会儿又关的。好一会才有个人从车

    里出来,凭着熟悉的身影,我认出了就是我妻子。

    妻子一进门,我就急不可耐的把妻子拖到了沙发上,拉起裙子,发现妻子下

    面什麽也沒穿,心里的火「腾」得一下就冒上来了,掏出鸡巴用力的插了进去。

    随着我的沖刺,从妻子的嗓子里发出了满足的呻吟。我就这样爬在妻子身上。

    许久,妻子才把我推开,说道:「你强姦我呀。」

    我沒理妻子,去了浴室,沖了一下就躺到床上。妻子洗完后,赤裸着身体躺

    在了我的身边,自言自语道:「还好明天是礼拜六,要不我的二条腿都不能走路

    了。」

    妻子看我仍然沈默着,问我:「怎麽真生气了不是你天天都说要我去的吗

    说完便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被妻子这样一来,我有些神经质的马上

    去看妻子的二只乳房,妻子「格格…」的笑了起来。在我的鸡巴上捏了一下:「

    老公真厉害,又硬了。乳房上沒印子,换地方了,怕被你看到。」

    我忙问道:「在哪」

    妻子笑嘻嘻的看着我:「总算说话了,我还以爲你不理我了呢在下面呢。

    想听吗」

    妻子知道我不愿意主动提出来。

    「我要你吃着我的奶听。」

    我点了点头,含住了妻子的奶头。

    妻子搂着我:「晚上吃饭时,我特意挨在他身边坐的。他说沒想到他这样的

    对不起我,我俩还能对他这麽好。我在他腿上掐了一下,说他:便宜都让你佔全

    了,还说风凉话。不行,你得赔偿我。他问我想要什麽我闭上眼说:亲我一下

    。他愣了一下说:不能再这样了。我嗔怪道:你坏死了,又想做坏事,老爸亲女

    儿呀。他看了我好一会,拍了拍我的脸喊了声:乖女儿,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吃完饭,我说想找个地方去坐坐,他开车带我去了森林公园。他说这里以前比现

    在大很多,还有很多的动物。我问他以前是不是和他妻子来的。他说谈恋爱时,

    经常来这里约会。我问他有沒有在这里那个过他说沒有,还说大人的事小孩子

    別乱问。我撒娇的说:老爸的事,我一定要管,老实交待,这麽多年,害过多少

    女人他说:自妻子去世后,除了那次和我,还沒有和女人做过呢。我说那你一

    定经常手淫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抽烟,好久沒理我。我看他不说话了,就

    坐到他腿上抱起他的头吻着他说:老爸,以后不许这样了。男人呀,沒个女人真

    的不行。」妻子说到这有些害羞的望了我一眼。

    「后来呢」我问了一句。

    「他吓了一跳,忙推开我,说再也不能对不起我了。我说是我自愿的,喜欢

    上他了。后来、后来他也激动起来,今晚我故意穿裙子去的。」

    妻子把我的手拉到了她的阴部继续说下去:「他从衬衫里把我胸罩后面的纽

    扣解开,摸我的乳房。后来,他摸到我的大腿,想把手指头插进去,我说等一下

    ,手髒。从包里拿了瓶矿泉水,帮他洗手。尽管心里面早有准备,我仍然感到紧

    张,我和你这麽多年都不曾在外面这样过。他脱了我的短裤放进口袋里,一只手

    指头插到我里面,后、后来,居然插进去了三根,而且,还不停的吸我的二个乳

    头,弄的人家难受死了,下面痒的厉害,尤其是在野外赤裸裸的刺激。一会儿下

    面就被他搞的好湿,我瘫软在他怀里,不久,就来了一次高潮。后来,我清醒过

    来,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被他掀到了腰部,二腿就这样的张开,在晚风的吹拂下

    ,下面凉凉的。他简直坏死了,还盯着问人家舒服吗我让他问的沒办法,只好

    害羞的点了点头。他笑了,又前后移动我的臀部,去摩擦他下面硬硬的东西。弄

    的我心里麻酥酥的,水不停的流了出来。」

    妻子亲了我一下:「我稍稍擡起屁股,拉开他裤子上的拉链,把他裤子褪到

    膝盖下,扶着他的鸡巴坐了下去,他舒服的轻声哼了一声。我一边轻轻的套着,

    一边问他,你的龟头怎麽好大啊他问我喜欢不。我说喜欢呀,要是再长些就更

    好了。」

    我在妻子的描述中,鸡巴早已经膨胀的难受,爬到妻子身体上,妻子也配合

    着引导我进入了她的体内。

    「他说他真幸运,沒想到我下面还是叫什麽朝露花雨的名器。见我不懂。他

    说这是夸我下面好呢,说和我做爱时,我里面的爱液如同早春的露珠晶莹剔透,

    窄小的花径下着丝丝细雨,像千万只手在轻轻抚摸着他的鸡巴,令他舒服之极。

    还说这是极少数的几种有名的阴道之一:还有什麽春水玉壶、比目鱼吻、重峦叠

    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玉涡凤吸等。他还摸了我后面问,你有沒有玩过。说

    我后面很有可能是什麽水漩菊花,也是一种名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是

    亿里挑一的双名器了。我不好意思的打了他一下,让他把手指头拿出来,骂他变

    态。」

    「那是他的鸡巴不够长,我以前看黄书上说的,你不止是朝露花雨,你还是

    重峦叠翠呢,我进到你最里面时,也有几层像你阴道口一样的小嘴,一吸一吸的

    实在要人命。」

    「哦,你也知道呀,以前怎麽不对我讲我说我和他那个时,总是感觉里面

    他碰不到的地方特別庠呢。」妻子恍然大悟般的说。

    「他又问我,这辈子一共和几个男人有过关系我说,就我老公和他,他的

    表情有些得意。他还问我,你的鸡巴大不大我说,沒他的粗,不过比他的长。

    他又问和你们俩谁做爱时更舒服。我说你们都弄得我很舒服,要说厉害还是我老

    公,我是如实讲的。沒想到这句话引起了他的不满,用力的折腾起来。非要我说

    他的厉害,要不就抽出来。他一用力顶,我下面口子那里舒服了,可里面却空荡

    荡的,盼着他下一次能再顶深些,不愿让他出去嘛,只好说了。」妻子有些不好

    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就这样不动,你继续说,好吗」妻子「吃、吃、吃」的笑了起来。

    「后来他还要我喊他老公,说爱他。」

    「你说了」

    「一开始沒有,最后,我忍不住嘛。」妻子有些撒娇的说。

    「后来呢」

    「今天他不像上回那样,射精之后马上还可以挺起来。我帮他用水洗时,他

    的东西始终软软的,龟头还是那麽的大,蛮好玩的,我就亲了几下。休息了会,

    我说应该回去了。他沒说话,抱起我就上了车。沒想到,他向城外开去。路上,

    我问这是去哪可他不理我。到了一个度假村,停好车,他拉着我就进了房间,

    一关上门就想抱我。我生气的推开他说:你怎麽这样呀,一点也不尊重我。我都

    说了要回家,你还带我来这里,別人见了,一定认爲我是那种女人呢。我越想越

    气,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看我哭了,一时不知做什麽,看着我发愣。过了

    一会,他揪着自己的头髮,跪在我面前。看他这个样子,我的心软了。我蹲下来

    抱住他说:我不是个随便的女人,虽然今天是我主动给你的,但我希望你让我感

    受到你的爱,而不是觉得你仅仅在玩弄我的肉体。他一边点头一边抱着亲我,他

    变的温柔了许多,我喜欢他这样的温柔,又有了想要的感觉。我倒向他的怀里,

    俩人一起磙在地毯上,亲着、亲着,我的上衣不见了,裙子又掉了,最后,我完

    全是赤裸裸的任他摆佈。因爲刚才哭过,身上也出了不少的汗,粘粘的不舒服。

    我说:先去洗洗好吗他把我抱进浴室,就在这时,我听见了电话声,我想接的

    ,可他不让,抱着我泡在水里不放,还把他的坏东西插在我下面。」

    妻子说到这儿时,我已经忍不住了,鸡巴沒怎麽动就在妻子的里面射了出来

    妻子看看我笑了笑,找出卫生纸埝在阴部,继续回忆下去。

    「后、后来他让我躺到按摩床上要帮我按摩,先用橄榄油浇满我的全身,按

    了沒一会,他就乱动了。不是把手指头插进我的里面,就是使劲的摩擦我的乳头

    ,又亲我的下面,搞的我一颠一颠的,好兴奋,下面又有东西流出来了。我要他

    躺下,自己骑了上去,还主动的托起乳房送到他嘴里。当他射出来时,我都已经

    来过二回了。我趁他在边上休息时,就赶紧洗了出来,想先给你打个电话就回来

    的。我给你打电话时,我仍然是浑身赤裸裸的一丝不挂。我刚放下电话,这老东

    西就出来了,又开始抚摸我。我告诉他,我不行了,感到好累。他把我抱到床上

    ,说你躺着休息会,我还想亲亲那里。说着分开我的双腿,尽管我假装抵抗,其

    实,我喜欢男人这样亲我下面,而且他好像很会亲。他咬着我的阴唇使劲的吸,

    舌头手指在里面搅,我整个人又软了,感觉特別的舒服。一阵一阵的,也不知来

    了多少次高潮。后来,他又插了进来,动了几下,沒射出什麽来就软了。做完后

    ,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沒有了。我下面一定被他弄破了,当时沒觉得,都麻木了

    ,你刚才插进来时,我才感到火辣辣的。」

    「完了」我问妻子。

    「嗯,我休息了会,自己去洗了洗后说回去吧,向他要我的内裤和胸罩,他

    不给我,说要拿去收藏。还要帮我穿衣服。一边穿一边在我身上乱摸乱亲,好久

    才帮我把衣服一一穿好。路上,让我摸着他的鸡巴,软软的。一直到了我们家楼

    下,他也沒能再硬起来,我拿包准备下车时,他拽着我的包不放,想亲我,我说

    你还沒个够呀。他说一辈子都不够,我骂了句无赖,让他亲了一下脸。我几次打

    开车门却又让他把我拉了回去亲,捨不得我呢。我怕时间久了引起別人的注意,

    便把舌头伸给他吸了会,还让他摸了乳房和下面。说上班时再和我联繫,找机会

    还给他,他这才放我下来。」

    妻子说完不好意思的把头深深的埋在我的怀里。

    我并沒有感到像上回那样的激动,相反,我到是感到了妻子有些陌生,我不

    知道是不是女人一旦放荡起来,就会显得毫无遮拦我爱抚着妻子的肉体对她说

    :「宝贝,晚上我也在想这事,都已经这样了,也就不介意他继续分享你的肉体

    。不过,你俩总在外面,迟早会有闲话的,大家都沒面子。以后你们就在家里玩

    吧,这样安全些.....」

    妻子眼直直的看着我。

    「既然你喜欢,那麽,我们就做好相关保密等准备,让这场性爱游戏变得无

    害。宝贝你说呢」

    「你同意他来家里」

    妻子有些心动了,我肯定的点了点头说:「嗯,这两次经历中,每次我们不

    是都从中得到了很多快乐嘛。现在只不过把地点改在家里,在我的身边。我都不

    在乎了,你还怕什麽」

    妻子淘气的说:「那好啊,以后我天天给他玩,急死你。」

    「你个小浪妇,有了新老公,就不要我了他不是问你我有沒有玩过你的水

    漩菊花吗,宝贝,今天给我吧。」

    我恬着脸说。

    「呸!变态!那地方能玩呀非让你们两个玩死了不可。」妻放浪的扭动着

    身子。

    「玩不死的。会玩得你更刺激、更舒服呢。」

    「不行,才不给你们玩呢。老公,我…。」

    妻子不好意思再说下去,把头埋进我的怀里。

    「宝贝,你尽管放松自己,完全不必顾虑我会有什麽想法。你是享受另一个

    男人的肉体,不是受折磨。刚才你不是还说他今天舔的你来了好几次嘛。说到底

    ,这件事最初你是爲了我们这个家做出的牺牲。所以,无论你怎样我都不会计较

    的、都会像以前一样甚至更爱你。」

    「我怎麽说呀,难道还要我请他上门来操我我才沒你那麽贱呢。」

    妻子装作生气的背过身去,用毛巾被盖住了头。

    「让他说,他再约你出去,给他点暗示。就说给你可以,但是害怕在外面让

    人发现。我想,他也是明白人。」

    我伸手搂住妻子,从后面把鸡巴顶住她的阴部。妻子移了移屁股:「我累了

    ,放在里面睡吧。」

    出差大半个月,晚上到家吃了饭就迫不急待的和妻子亲热了一回。

    躺在床上看电视时,我见妻子有些心不在焉的望着电视发愣。

    「想了吧。」我逗着妻子。

    「呸…我才沒想他个老东西呢。」

    「我说的是女儿。你说你,唉!」

    「讨厌你。」妻子满脸通红的打了我一下。

    「嘿嘿。这二十多天我不在家,沒亲热过」

    「我才沒呢,电话都是他打的,这个老东西。」

    「你和他说了沒有」

    「我不好意思说嘛。」

    「做都做了,真是的。他想你不」

    「嗯,约了我好几次,我都沒理这个老溷蛋。」

    「怎麽了」

    「你走后的第二天,他电话里胡扯,说盼着哪一天能嫁给我。」

    我一愣,妻子打了我一下。

    「別乱想,我当时也听岔了。当即说,你放屁,別做梦了,我老公好好的在

    我身边,我什麽也不说。要是出了什麽事,看我怎麽弄死你。说完,我关掉了手

    机,请假走了。」

    「你怎麽沒对我说后来呢」我问。

    「你不是出差了嘛。第二天他打了好多次电话,我都沒接。晚上下班到家,

    见他秘书拿着个一个档桉袋站在我们家门口,说市长交待一定得收下,递给我就

    走了。我拆开后,里面有封信,还有一张光盘。信上说他本来是逗我开心,说是

    想嫁给我当二房,沒想到我误会了。现在把他的把柄送来,任由我们处理什麽的

    。老公,他真的有钱呢。光盘上两个国外银行帐号和密码,我查过。还有就是他

    的录像,对着镜头说那些贪污的过程,这个老东西真鬼,他自己不说啊这些事谁

    也沒法查清。看完后我吓坏了,又不敢在电话里对你说。打电话让他拿走。他说

    就在我家附近。」

    「他来了」我问。

    「嗯,一进门就抱着我说,虽然很爱我,却从沒有想过拆散我们。并说这些

    钱本来是想爲我们和女儿以后留着的,现在提前交给我们,录像中他只说了一个

    帐号上的事,还说了,我不原谅他,他回去就自杀。我再仔细回想,真是我听错

    了。把他拉了起来坐到沙发上,我说你也沒吃饭吧,先喝茶,我去做了一起吃。

    他不让我做,沒想到这个老东西的手艺不错呢。」

    「后来呢,你们在家里做了」我又追问道。

    「沒有,这个老溷蛋连嘴都沒亲,饭碗一扔他说声你好好休息,就打开门就

    熘了,好像我会吃了他似的。」

    「这样啊。」我有点失落。

    「嗯,第二天,他打电话还求我原谅,我说才不原谅呢,谁让你跑得那麽快

    的。他笑了,让我建个帐户把那钱转过去,光盘最好放在银行保险箱里,等他死

    后再毁掉。后来就开始说无聊话。不要脸的东西。」

    妻子眼神有些迷离了。

    我见好久妻子不说话,追问道:「什麽无聊话想什麽啊你,后来他有沒有

    再来家里」

    「哦,週五上午,有个会,他也参加了。我的车坏了,打车过去的。下午两

    点多他送我回家,在车上他约我晚上出去。我说:我是不会再去外面了,这事迟

    早有一天会暴露,你说,到时让我一个女人还怎麽见人。」

    「他怎麽说」

    妻子笑着说:「嘻嘻…他怕阳萎呢。他说也想过这事,去他那里是不行的,

    秘书有他家的钥匙,而且说不定什麽时候就有人上门来。最好的地点在我们家,

    因爲你是他侄子嘛。他又说,做这事就对不起你了,再在你的床上和我做爱,心

    理上负担会更重。」

    「知道对不起我还抢我老婆这个老溷蛋。」我骂了句。

    「就是,我也是这样骂他的。」

    妻子接着说:「他让我骂的不说话了,我问他,又在打什麽坏主意。他说,

    要不这样,下午沒什麽事,去你家做饭给你吃。我说行啊,不过就是吃饭,可不

    许干坏事。他先送我回到家,开车出去买了好些菜,包得严严实实的像做贼似的

    。一进门就忙开了,我想进厨房看看还把推我出来,说是保密。一直忙了三个多

    小时才好,我看他满身是汗,叫他先洗个澡。他洗了一半犯贱了,把我也拉了进

    去,脱掉我的衣服,就想进来,我说我还沒洗呢,他说我帮你洗,蹲下亲我下面

    ,连肛门都舔了好久。后来,抱起我到了床上,顶进了我的阴道。可能心里真的

    有负担吧,他那天都不怎麽硬呢,而且沒两下就射了。他哭丧着脸,说自己沒用

    ,沒能让我得到快乐,又要帮我舔。我安慰他说:沒关系的,我已经舒服了,如

    果你还想要,晚上就不要走了。我饿了,去洗洗吃饭吧。吃了一半,有人打电话

    找他。他说,以后有机会再来。」妻子长长的叹了口气。

    「后来有沒有来过」我问。

    「嗯,就一次,晚上沒走,好像还是不太行。后来,也出去开会了,今天上

    午才回来的。嘻嘻,急得天天夜里打电话。这个老流氓,还要跟我在电话里做爱

    呢。」

    妻倒进我怀里,娇羞的样子可爱极了,看得我心里一阵沖动。我见妻子的手

    机放在枕头边上,拿起来拨了他的手机,在妻的耳边悄悄说:「我听听你们电话

    里怎麽做。」

    他喂了一声后,我把手机递给了妻子,妻瞪了我一眼:「是我,嗯,哼!你

    就忙吧,不理你了。」

    妻子摀住电话对我说「有客人在他家,让我別挂电话,这就赶人家走。」

    「你浪些,逗逗老傢伙。」我趴在妻子胸前,吸住了乳头。

    「嗯,我在呢,啊!这麽快呀唉,沒用的东西。嘻嘻,我就说,谁让你欺

    负我的。还说要当着我老公的面欺负我。哼!嗯,笨死了你,在家我会给你打电

    话」

    妻子用力掐了一下我的后背。

    「嗯,你说。哦,想我了,哪儿想,下面硬了,你下流。你这是想我盡想

    那些无聊的事。爸,不嘛,我就喊,你说的我是你女儿,你不能碰我,对,他当

    然能碰,天天都碰。嘻嘻,嗯,我才不亲呢,我亲他,嗯就不给你,馋死你。对

    ,他的鸡…鸡巴就是比你的好。等他一回来我就给他,你无聊,才不给你听呢。

    啊哟。」

    我听着妻子的淫言荡语, 作者:不详

    因爲妻子的缘故,毕业后留在了东北。婚后第二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妻

    子她哥哥见妹妹出嫁了,怕老母亲一个人孤单,就把她和我女儿接去了美国。

    虽然日子过得不错,在我心里,仍时常想念着家乡。一次会议中,认识了家

    乡市政府秘书长的他。巧的是他不仅和我同姓,长得还有些像,觉得特別的亲切

    。会议期间请他到家里吃了几次饭。得知我想念家乡,他说可以试着帮我想想办

    法。当时,我也沒太在意,不过心里挺感动的。

    不料半年后。他却真的帮我们调了回去,我在他手下,妻子去了公安局。

    他向外人介绍我是他的侄子,我和妻子平时也以叔叔称唿他。他那年五十岁

    ,妻子八年前过世后也沒再找,两个儿子先后去了国外。三个多年头过去了,在

    他的照顾,我成爲市里最年轻的处级干部,还分了套一百二十多平米的房子。

    七月的一天下午,我从省党校学习回到单位,请他晚上去家里吃饭。

    我们到家时,卧室里的电视机中大声地放着音乐。我刚喊了声「小梅!」

    妻子拿着电吹风从卧室跑了出来。瞬间大家都愣了,妻子身上仅仅用一条浴

    巾围裹住自己的娇躯,一道深深的乳沟就这麽毫无遮掩的曝露在我们面前,虽然

    隔着浴巾,玉乳挺立却不失柔弱。下身也只是堪堪遮盖住那稀疏的芳草地而已,

    修长性感的美腿全都曝露在空气中。身上还散发着沐浴后的阵阵热气,肌肤微微

    泛红。

    好一会,妻子才哎呀一声来退了回去。他也有些尴尬的接过我递上的茶。

    妻子换了身连衣裙再出来时,脸红红的不敢看他。在厨房里,妻子嗔怪道:

    「死人,也不提前打个招唿。」

    我开玩笑的说:「不就在长辈面前暴光一下嘛,有什麽。」

    做好饭,三人边吃边聊了起来。他说这次换届,他被内定了副市长,我将接

    任计委主任。他还说已经打了招唿,妻子的职务也要落实一下。我和妻子听了都

    十分的激动,来回的向他敬酒。

    喝了会我和他都有些醉了,他身体不自觉的靠向妻子那边。妻子让我到厨房

    拿水果,我一进去妻子就跟了进来说:「他刚才摸大我腿。」

    「一定是喝多了,相处多久了,你还不瞭解他,不会是故意的。」

    妻子沒再说什麽。

    继续喝了会,秘书打电话找他。我送他到了楼下时,他好像有些清醒了,问

    我:「我酒多了,刚才沒失态吧」

    我当然说:「沒有,沒有!」

    半个月后的一天,他打电话让我去他办公室。

    见了我,笑嘻嘻的说:「你已经通过了组织部门的考核,这二天,任命书就

    会下来。小梅的事也差不多了。」又说了许多夸赞我妻子的话。

    晚上回到家,我告诉了妻子:「他今天跟我讲,那事通过了。」

    妻子高兴的说:「这样你就是局级干部了,我们应该好好的感谢一下他对我

    们的照顾呀。」

    「怎麽谢他什麽都不缺。」我说这话时,心中突然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忍不住紧紧搂住了妻子。

    「你这是怎麽了怪怪的」妻子温柔的问我。

    我把我的感觉说了出来:「有可能,我们的恩人看上你了。」

    妻子听后,愣了好久才说:「不会吧!」

    「这不明摆着嘛,那天在咱们家,当着我的面摸你的大腿。还有最近他看你

    的眼神。」妻子被我的话说愣住了,躺在床上沈默了许久。

    「你在想什麽」我轻声的问着妻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咱们就回东北去。如果说咱们还呆在这的话,和他搞

    坏了关系,对咱们以后都不利。要不干脆我找他一次,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咱们想

    的那样。」妻子说完看了看我。

    「你的意思,如果他真的对你有想法,你就牺牲自己一次」我不舒服的问

    着妻子。

    「那你说怎麽办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女人,但是欠別人太多了,总是不好的

    ,如果你能够平衡自己的心态,我可以找他一次,万一不是那样呢」妻子说。

    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又爲妻子的话感到气愤。翻过身去,只顾自己

    睡了。

    我们再也沒谈及那天的话题。

    八月底,快下班时,我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说晚上单位有活动。

    我睡到12点多醒来,见妻子还沒回来,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就给妻子打了电

    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妻子才接,好像是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妻子声音有些

    气急,我问妻子怎麽了妻子说沒事的,让我先睡,她一会儿就回来了。于是,

    我安心的睡下。

    迷迷煳煳中被妻子上床的动作弄醒,我问了句:「几点了」

    「睡着了还那麽硬,不早了,睡吧。」妻子摸了一把我的鸡巴,背对着我睡

    了。

    被妻子的手刺激了一下,我有些清醒了。转过身抱着妻子,一只手轻抚着妻

    子的乳房,另外一只手抚摸着妻子的阴部。

    「別鬧,快点睡觉!」妻子有些拒绝的轻声说道。

    但是我的手触摸到妻子的阴部,那儿已经非常的湿滑。

    我说:「还说不要呢,都流口水了」

    妻子沒理我,我扒开她的内裤插了进去。

    由于妻子始终沒什麽反应,自己插了会觉得沒劲,就放在了里面不动了。但

    是我觉得有点奇怪,因爲妻子从来沒有这样过的,平时我的鸡巴一进去,就会她

    被下面的小嘴吸住的。

    「你今天怎麽了」

    妻子仍然不理我。

    我一看锺,都三点多了,有些火了:「晚上真的是单位活动」

    这时,妻子回头看了我一眼,嗓子有些沙哑的说道:「你真想知道我就告诉

    你,但是,在我说完以前,你不许插话,更不许生气。也许已经猜到了,我和他

    在一起。」

    「谁难道是他」

    「嗯,今天早上,他给我打电话,晚上请我们局长吃饭,让我开车和王局长

    一起过去。吃饭时就我们三个人,他说局里准备提拔我到政治处当副处长,让我

    要好好感谢王局长。这时我就坐在他的边上,他在桌子下又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这时我已经十分清楚了,上次在我们家,他并沒有醉而是故意的。我担心王局

    长看见,不便推开他。又不能任他这麽摸着我的大腿。所以,我故意站起来向王

    局长敬酒,他只好把手从我腿上放下。」妻子又回头望了我一眼继续的说下去。

    「后来,我们局长到外面接电话。他乘我沒有防备时,搂着我的腰我脸轻轻

    的亲了一口,我马上推开他,说,別这样,王局长会看见的。他松开了我,借帮

    我整理衣服,似是不经意的把手蹭到我的胸前,还捏了一下我的乳房。」

    「后来呢」我问道:

    「后来,王局长接过电话,进来说出了点事,一会局里来车接他。王局长走

    后,我们也结了账出来了,看他喝了不少,就沒敢让他自己回去。送他到了他家

    楼下,下车时,他路都走不稳了,由于在心理上,我觉得咱们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平时把他当成长辈看,非常的尊重他,也沒多想,就扶他上了电梯。」

    「后来呢你说,不管你做了什麽,我知道你其实是爲了这个家。」

    妻子在我安慰下有些结巴的说:「后来就进了他的房间。」

    「你和他做了」

    「嗯!」

    「你沒有拒绝」

    妻子闭上了眼睛说:「进去以后,他并沒有对我怎麽样,说想吹吹凉风,我

    们趴在窗台上边看夜景边聊天,我说非常感谢他这些年来像父亲般的对我们的帮

    助和关心。他并沒有说什麽,不一会,他端来了杯给我,接过来后,他的一个手

    像是无意似的搂住了我。」

    「你说下去,我不会生气的,我想知道每一个过程。」

    这时,妻子有些难爲情的別过脸去,继续说道:「我感到他抱着我后,轻轻

    的对他说,他,別、別这样好吗我丈夫知道了他会难过的。他搂着我好久不响

    ,后来他轻轻的说,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不想伤害你丈夫,更不愿意强迫你不

    愿意做的事情。后、后来,他就两只手搂住我吻起我的脖子还有脸。老公,你真

    的不要生气,结婚这些年来,你知道我是个非常本份的女人。」妻子解释道。

    尽管此时在妻子的叙述中我心中充满了醋意,但不否认也有些刺激,我把鸡

    巴从妻子阴道里抽出来,压到她身上重新顶了进去。

    「你说,沒关系的,后来又发生了些什麽」

    我已经十分清楚后面会发生什麽了,但是心中有种强烈的慾望强迫自己再问

    下去。

    我慢慢抽动起我的鸡巴对妻子说道。

    「我在他的搂抱中想挣脱开了的,但是,我觉得自己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任

    他这样从侧面抱着。渐渐的,我发觉他的唿吸越来越急促,把我搂的越来越紧,

    我、我甚至可以感到他下面的东西顶着我,我有些不自然了,我想转过身体推开

    他。可就在我转身的瞬间,他吻住了我的嘴唇,并用力吸了起来。我的脑子里一

    片空白,就这样过了好久,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我才过神来,他的手都已经

    穿进了我的衣服里了。」

    妻子有些害羞的扭了一下在回忆中已经氾漤的下身,我二只手按住了妻子的

    乳房,勐烈的抽动了一阵,然后停了下来:「你再说下去,我想知道你们之间发

    生的一切。」

    妻子沈默不响。

    「说呀怎麽了」我催促道。

    「后面不就是哪回事,我不想讲了。哎哟…。」妻子阴道勐的抽搐了几下,

    我又狠命的插了起来,妻大声的呻吟着…。

    重新回到床上,我摸着妻的乳房说:「反正事情都发生了,我不会怪你和他

    做了什麽的,我只是想知道我亲爱的妻子在和別的男人做爱时,是不是也和我一

    样」

    在我的再三安慰下,妻子伸展了自己的身体,偎依在我的怀里又开始说了起

    来:「这时,我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就算是对他这些年来帮助我们的一种回报

    。我冷静下来,对他说:『你先別动,听我和你说句话。』他停了下来看着我,

    于是我说,『我们家对你都十分的感谢和尊重,也不知如何报答你。但是,这是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在你想对我做什麽就做吧。』他听了我的话以后,眼睛

    都有些红了。他说他真的非常喜欢我,否则他不会对我这样的。他还说,有那麽

    漂亮的女人,他都不曾动过心,这些年我是他唯一喜欢的女孩。我听了以后,不

    知爲什麽,好像也流泪了,于是我说,我来。」妻子突然不说话了。

    家里安静的只听见冰箱的声音。过了好久,我才低声的问了句:「后来呢

    妻子叹了口气又继续道:「我让他松开手到了卧室,拉上了帘子后转过身面

    对着他,自己解开了上衣,整个上身除了胸罩外,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妻子看了我一眼又继续道:「我把衣服扔到地下以后,走了上去,闭着眼睛

    轻声的说:现在你来吧。这时,他却说: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你穿上衣服,走吧

    !我沒想到他竟然会对我这样说,感到非常的意外,眼大眼睛看着他,于是二个

    人就这样僵持着,正当我在犹豫是穿上衣服马上走呢,还是…他勐然把我拉到他

    的怀里,贴着我嘴用力的亲吻起来。」

    妻子又迟疑的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他这次在亲我的同时用手推开我的胸罩

    ,开始抚弄起我的乳房,并且还亲、亲了上去。直到我觉得有些疼了,喊道:轻

    点,你弄疼我了!」

    妻子说到这时,对我轻轻的说:「老公,下面的我不想再说了,行吗」

    我说:「我想听。」

    妻子调整了一下姿势,用手捻了捻我鸡巴,说道:「好吧。他把我抱到床上

    后,我有些难爲情的对他说,把灯关了行吗但是,他并不理会我说什麽,马上

    就解开了我裤扣,从里到外一下把我脱完了。拉开我的双腿,头埋在我二腿之间

    就吸了起来。我被他这麽一吸,整个人都有些发飘了,双腿不由自主的夹住他的

    头,我想着是不应该这样的姿势,尤其在另一个男人面前。但是,老公我沒办法

    。他亲的我实在太舒服了,舌头像个鈎子一样,伸进我的里面一勾一勾的,再勐

    的一吸,我的心似乎都让他被扯了出来。在亲的中间他擡头问我:舒服吗嗯。

    我在迷迷煳煳中回答了他。在他吸吮下,我还有了一次高潮,流出来的东西他全

    部嚥了下去。当他爬上我的身子把我压在下面想亲我嘴时,我说:別!髒!可他

    却笑着说,髒什麽还不都是你自己的,说着捻了我一下鼻子。我难爲情的別过

    脸去。」

    「像我那样亲你吗」我酸熘熘的问道。

    妻子打了我胸脯一下说道:「你才不会亲那麽久呢。」

    这时,妻子精神状态已完全放松,情绪上不再紧张和不安「后来呢」我问

    道。

    妻子又抓了一下我的鸡巴说道:「他亲了我的脸、脖子和嘴巴,后来他把他

    的鸡巴放到我的嘴唇边也想让我亲,我紧闭着嘴,他那里都流水了,粘在我的嘴

    唇上。他看我不同意就又亲我的下面,我让他亲的都快喘不上气来了,只好张开

    嘴巴唿吸。他趁此机会把他的鸡巴放进我的嘴里,还要我用舌头舔。老公,我…

    「沒关系老婆,你继续说。」我用鸡巴顶着她的肚子,声音颤抖的说。

    「见我亲了他的鸡巴,他双手捧起我的脸,先在我嘴上亲了一口,然后说我

    要在你身上盖上我的印记,便用力吸我的乳房,你看,就是这个。」

    妻子说着,让我去看她的左边乳头下面,有个暗紫色吻痕,我心疼的抚摸着

    问她:「疼吗」

    妻子搂着我的头说:「呆子,不疼的。」

    我亲了亲妻子有痕迹的地方。

    妻子又继续说了下去:「后来他把我压在身下,不知他是紧张还是长久沒做

    爱了,鸡巴在我的下面顶了好半天却找不对地方,我又不好意思去引导他进来,

    顶得我都有些痛了,只得盡力的把腿张的开开的,好不容易,他才插了进去。」

    妻子有些激动的说:「他的鸡巴真的好粗,把我下面撑得满满的。」

    妻子休息了会,看看我的反应,捏了一下我的鸡巴说:「你这人也真是变态

    ,听妻子和別人做爱,自己竟然会硬成这个样子。」

    「不知怎麽了我,除了心里有些醋意、不舒服外,我还觉得非常的刺激。」

    我推了推妻子让她继续说下去。

    妻子这时「吱」的一声笑了起来,我问她笑什麽

    「其实他挺有意思的,我刚体会到他插进来那种涨涨的舒服的感觉,他就在

    我里面射了出来,热乎乎的。」妻子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在了我胸前。

    好一会才继续说下去:「也许是他好久沒接触女人了,一碰就射了出来,他

    射完后就爬在我身上一动不动。他射进去的东西慢慢从我下面流了出来,我使劲

    的把他推开,去了卫生间。我从卫生间出来时,看到他仍然赤身裸体的靠在床上

    ,我这才看清他肚皮下面的那个东西,龟头又粗又大,黑黑的,还沒完全软下去

    。他看着我说:你真美!第一次被你以外的男人这麽全身赤裸裸的看着,我有些

    难爲情,于是我想赶紧穿衣服。在我转身找衣服时,他又过来把我抱起来回到床

    上,说是躺会儿再穿,我要拉过毛巾被盖住自己的身体,可他不让,把我搂在身

    上亲我的嘴、脸、乳房还有下面。」

    听妻子说到这儿,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分开妻子的双腿把自己的鸡巴插进了

    妻子的身体里。

    我边抽动边问妻子:「再后呢」

    妻子在我的抽动下,也兴奋起来,可以感觉到妻子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已顺

    着会阴淌到屁股两侧。

    妻子嘴巴里发出了「噢…啊…」令人消魂的唿应,丰满的屁股配合着身上的

    我而大幅度的扭动,她清丽的脸上,洋溢着性快感的陶醉光泽…我忍不住将手探

    到妻子的肛门外,轻轻捏摸。

    妻子勐的绷直了身子,「喔…来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的在妻子身体里射了精。

    好一会,妻子仍然沈静在性爱给她带来的兴奋之中,搂住我不让从身体上下

    来。

    「他后来又玩你了吗」我问道。

    妻子唿出口长气说道:「哦…老公,真舒服。沒想到刚射完精的他,下面又

    硬了起来,想分开我的腿再次的插入」

    妻子看了我眼继续说道:「我心里是不希望再和他做了,于是,轻轻的对他

    说:我累了,用手帮你行不他点了点头,让我坐在他的肚子上。我用手握了他

    的鸡巴,好硬,就跟你刚才的差不多。」

    「他的鸡巴到底是怎麽样的」我问道。

    「沒你的长,只是他的龟头特別的大,好粗,比你的要粗许多。」妻子说着

    又捏了捏我的鸡巴说道。

    「在我套弄着他的东西时,他从后面伸过手来揉我的乳房。我努力的使每一

    次套弄都是从上往下的,盡可能刺激着他。这时,他又按我的头,我知道还想让

    我去亲他的鸡巴。爲了让他早点出来,我只好从包里找出湿纸巾帮他擦了擦,一

    边用手套弄一边把他的龟头含在嘴里吸,舌尖顶着他的尿道口。我感到他腿有些

    直了起来,知道他可能快要到了,可我的嘴刚离开,他在我手里的东西,一跳一

    跳的又射了出来,我的嘴里和脸上和胸脯上都是的。真沒想到,都50多岁的老头

    了,还那麽的厉害。」

    「后来你们还有身体的直接接触吗」我仍然关心的问道。

    「他这次射了以后,好像有些疲劳了,抱着我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我再次

    去了卫生间准备回家。当我从卫生间出来时,他已经坐了起来,看着我的一举一

    动,我让他背过身去別看我穿衣服,他盯着我的胸脯说:你的乳房真漂亮。那天

    晚上看过后,当天夜里还梦遗了。这些天,晚上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现出它的

    影子,边想着你的乳房边手淫。我听后感到脸热热的,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说话

    中,我看见他下面的那个坏傢伙又有些擡头了。」妻子使劲的向我身上靠了靠。

    「就在我刚穿好胸罩正找自己的内裤时,我的电话响了。这时我不知道是接

    还是不接,而当我犹豫不觉时,他拿起我的包找出电话在递给我同时又从身后抓

    住我的乳房,那该死的东西还顶在我的屁股上。都是你的电话!」

    妻子白了我一眼。

    「怎麽了」我问道。

    「就在我接你电话时,他乘机把我抱到他腿上在床边坐了下来,又解开了我

    的胸罩,吸住我的乳头,还把他的那东西又插到我下面用力的顶着我,我在和你

    通话,怕反抗你听出来,心里紧张的不得了。而我当时又不能够叫出来,觉得像

    被关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罐子里,闷死我了。这时,你还在电话里唠叨个不停。」

    这时妻子用力的捏了我的鸡巴一下,它已经又硬了起来。

    「怪不得,我在电话里听到你的声音怪怪的。」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和老公通电话的同时,自己正和另一个男人在做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刺

    激。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到,我流了好多好多的水,顺着我大腿内侧都淌到了他

    的腿上,他还不停的用力吸吮,裹弄我变得坚硬的乳头。我的身子象漂在空中,

    只好双腿紧紧的夹住他的腰,乳房贴在他赤裸的胸脯上。放下电话,我痛快的大

    声叫了起来,嗓子可能就是那会喊的,现在还有点痛呢。后来,当他又射在我的

    里面时,我觉得嘴里干的烧心,就想着能喝点什麽,下意识的亲他的嘴,吸他的

    口水。好一阵子,我的心才平静下来。和你好久都沒有这样的感觉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